纪念|巫宁坤:伟大的文学有救护的力量

  • 日期:08-21
  • 点击:(618)


?

2019年8月10日,美国当地时间,着名翻译家,英美文学研究专家吴宁坤去世,享年99岁。

吴宁坤因其翻译而为公众所熟知。他的翻译包括《手术刀就是武器白求恩传》《了不起的盖茨比》和Salman Rushdie,John Steinbeck,Christopher Ishwood,Henry James,Dylan Thomas。等待着名的英国和美国艺术家的小说和诗歌。

930.jpg吴宁坤

复旦大学教授张欣有一本书《九个人》,讲述了二十世纪九位知识分子及其与中国的故事。其中一个是吴宁坤。

张欣欣告诉澎湃记者,在吴宁坤的所有翻译中,诗人迪伦托马斯《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是他最喜欢的作品。 “就数量而言,吴宁坤的翻译并不多,但都具有鲜明的个人品质:强壮,清新,肌肉发达。”这种气质来自于“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不可磨灭的影响。

吴宁坤在口头发言中回忆说,他的翻译生涯起源于他在昆明西南联合大学外语系学习。起初,他翻译了诗歌和会议文件。在巴金和小山的推荐下,他翻译了《手术刀就是武器白求恩传》。 1979年,当袁可嘉写一本现代主义文学选集时,吴宁坤应邀请他翻译迪伦托马斯的作品。起初,吴宁坤认为他的翻译“不像”并申请回归袁可嘉,而袁可嘉说:“修改可以做出,拒绝是不可能的,因为手稿已经掌握在我手中了。 “

在吴宁坤看来,“每个人都知道迪伦托马斯的诗很难理解,也很难翻译。然而,威尔士天才诗人的诗歌伴随着我经历了漫长的苦难。“一,《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不要轻轻地走进那个美好的夜晚,老年人应该在日with中咆哮;愤怒,对失踪的愤怒对于我们这一代经历过老人沧桑的人来说,这就像一把锣鼓!“用他的手,在国内已成为众所周知的着名句子。

另一位译者黄灿然曾在《译诗中的现代敏感》中评论过吴宁坤的作品:“女性翻译托马斯是一个字面翻译。它几乎是一个单词到单词,这个词是紧密的,准确的,甚至节奏都被移植了。因此,讲中文的托马斯具有罕见的现代优势。“在黄灿然看来,这些翻译的诗歌远远超过了普通中国人的普通语感,并且给读者带来了奇怪而震撼的影响。这种边缘在培养中国年轻诗人的想象力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使中国诗人的后代深受影响。

当译者黄一宁和陆大鹏回忆吴宁坤时,他们说他们已经阅读了他的翻译《了不起的盖茨比》。 “虽然这个时代已经很久以前,但吴宁坤仍然是翻译领域熟悉和着名的前辈。”陆大鹏说。

在吴宁坤的晚年,中国农业大学外语系教师赵婷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在他看来,吴宁坤的翻译是基于字面翻译,尽可能地削弱了他的创作。一些译者批评他并认为他太字面了。 “我认为这是他故意的。他想恢复作者的写作风格,好像原作者用中文写作一样。”赵婷说。

在赵婷的印象中,吴先生晚年过着安静而孤独的生活。他和他的妻子住在美国的高级公寓里,并为此写了一首诗:“一个房间,一个大厅,藏獒,三点或三点回忆旧时光。”这句话难以掩饰前世的多愁善感。

“吴先生一直充满热情和幽默。他一生都经历过极度的动荡,但他始终保持着乐观和高昂的态度。每当他或她说一句话,他都会笑。”赵婷说,吴宁坤晚年的生活并不完全令人满意,但他并不沮丧。相反,他坚持创作,直到他97岁时才接受记者的采访。每天凌晨3点,吴宁坤起身回复电子邮件。每天都很糟糕。

2005年,这是吴宁坤最后一次回到中国。他拜访了老朋友,并在上海博物馆前拍照。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在他的命运生活中回顾他的祖国。

张欣欣告诉记者:“有什么力量支持他生存?答案是文学。在吴宁坤,他不是一个多愁善感,而是一种文学信仰:文学不仅有用,而且最有用。伟大的文学有救护车的力量,以及维持和维持生命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