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之争只因历史问题难解?美日韩四年来的政局变动才是关键

  • 日期:08-23
  • 点击:(1008)


?

由于日本“击倒”朝鲜,最近东亚的两个美国盟友再次“捏”。然而,这一次,并不是因为很难形成新闻热点的“历史问题”,而是“经济和贸易问题”。为什么日本突然“敲”韩国?为什么选择合适的时间和这些商品?日本最终试图实现什么“效果”或目标?本文的目的是分析上述问题。

日本选择了让美国沉默的理由。

日本对韩国的“敲门”当然不是快乐的源泉。因此,我们首先要分析时机和原因。早些时候,日本政府宣布,从7月4日起,它将采取措施控制光电池,氟化氢和氟聚酰亚胺出口到韩国。如果日本想向韩国出口相关商品,必须由相关日本当局审查并在出口前获得许可。随后,韩国被从保护出口管理国家白名单中删除。

笔者认为,韩国遭受这种“闷棍”的原因在于,韩国政府过于诚恳,做了“自我痛苦”的事情,日本抓住了“把柄”。韩国政府宣布,在过去四年中,它已经调查了156起向伊朗和叙利亚出口半导体原材料的案件。韩国工商部强调,“这些数据的公布是为了证明韩国正在加强管理”。

从日本进口到伊朗和叙利亚的半导体材料的销售是一些赚取差价的商人作为中间人的行为。但这些可用于制造武器的半导体材料属于军用和民用两用材料,这是一个很大的禁忌。虽然韩国工商部宣布韩国加强了对上述行动的管理,但却让人们处理,这成为日本断言韩国政府管理不严格的证据,并进一步限制了半导体材料出口到韩国。

日本对韩国向伊朗和叙利亚出售半导体材料并影响日本国家安全的制裁当然不是因为韩国自己的“解释”,而是阻止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口。安倍周围的智囊团当然很清楚,如果美国想要了解日本在日本和韩国之间争端中的立场,它必须说明美国同意的理由。美国指责韩国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的禁令。美国还能说什么呢?

果然,在7月中旬,特朗普亲自透露,韩国总统温在要求美国进行调解。但日本是如此“正确和强大”,他能说什么呢?只能说“希望双方改善关系”这个正确的废话。事实上,韩国声称放弃日本和韩国《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必须在8月底更新,以便让美国进行调解。因为如果协议被放弃,它将影响日本,美国和韩国之间的合作,从而影响所谓的印度 - 太平洋战略。因此,特朗普不得不表达自己的立场:“如果日本和韩国都提出这一要求,我可以介入。”问题是,日本如何提议要求美国进行调解?

失去的人也是自我伤害,日本地图是什么?

日本首先开放上述半导体相关材料,因为它对韩国的产业结构和当前的经济形势充满热情。光刻胶,氟化氢和氟聚酰亚胺都是韩国产业链中的元素,也是韩国产业链中的“软”元素。根据韩国贸易协会公布的数据,韩国光刻胶和含氟聚酰亚胺占日本进口量的90%以上,氟化氢依赖进口量为43.9%。

亚当斯密的国际分工和大卫里卡多的比较优势理论是韩国对日本“路径依赖”的结果,在短时间内找不到替代品是不可能的。而且,这三种物质不仅在世界市场上占有相对较高的市场份额,而且对于半导体产业作为韩国的支柱产业也是不可或缺的。

韩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具有“东亚模式”的共同特征:出口导向。在韩国出口中,半导体占比最大,而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最近共同出现“减肥”。三星电子2019年第二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利润同比大幅下滑56.3%。令韩国企业界担忧的是,化学和汽车行业,也是韩国的支柱产业,也高度依赖日本。

当日本经济不经济繁荣时,日本对其支柱产业的“放缓”方式并非“没有利润”。目前,韩国已经掀起抵制运动,这也使日本遭受经济损失。

那么,日本到底要实现什么呢?许多分析人士指出,这是对韩国工人赔偿做法的报复。我不完全同意这种分析。而且,将日韩之间的矛盾归咎于历史,而不是进行深入而具体的分析,这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这是常识。日本是韩国经济的“生命之门”,迫使韩国“软化”。

历史问题仍然是现实的政治和外交问题

许多分析人士认为,日本此举是针对“劳动报酬问题”的报复措施。所谓的“劳动赔偿问题”是2018年10月至11月,韩国大法院(最高法院),两次判决日本公司赔偿韩国工人的强制招募。但是,日方认为,根据日韩在1965年外交关系正常化期间签署的《日韩请求权协定》,朝鲜劳工的主张问题已经得到解决。

“劳动力补偿问题”确实是日本“敲打”韩国的原因之一。但是,必须澄清的是,工人赔偿问题不是一个案例,也不是一个突然的新问题,而是一个涉及日韩关系长期影响的战争赔偿问题。双方在这个问题上的争议,而不是审判的具体结果,是问题的核心。

约》中,没有“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这样的书面表达。

,解决了两国政府和私营部门要求财产,权益的权利问题。既然双方都有自己的话,那么“补偿问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解决。

必须强调的是,去年12月22日,日本宣称韩国海军驱逐舰使用火控雷达照亮日本海上自卫队几分钟。日本强烈抗议,韩国国防部否认,并最终成为“罗莎娜之门”。然而,日本心态在这次事件中留下的“阴影”永远不会低于“劳动力补偿问题”。

归根结底,历史问题是政治和外交现实的问题。 2012年12月16日,日本自民党在大选中赢得了民主党。作为自由民主党的领导人,安倍晋三再次成为总理。两天后,即12月18日,韩国新国家党的朴槿惠击败民主党的文在,成为韩国史无前例的女总统。自民党和新民族党都是右翼保守党,同时也成为日本和韩国的执政党。它们不仅意味着政治权力的交替,而且意味着内部和外部政策的调整。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解决“历史问题”的机会,这是事实。

在2015年日韩建交50周年之际。日本《外交蓝皮书》提出“韩国是日本最重要的邻国.虽然日朝关系有问题,但双方都有所作为共同建立一个基于大局的面向未来的关系。“朴槿惠也在庆祝建交50周年。钟说:“放下沉重的历史包袱和和解与共生的概念是很重要的。”

当年12月28日,双方就“安慰女性问题”达成协议。根据协议,日本在韩国建立了“和解和治疗基金会”,并向受害者“慰安妇”支付了日本政府提供的“治疗金”。日方宣布该协议是“最终的,不可逆转的”。 Park Geun-hye试图与日本就慰安妇问题达成谅解,这也与美国奥巴马政府建立“美日韩军”的愿望“重返亚太战略”有关。联盟。”来自美国的压力使Park Geun-hye在慰安妇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有理由说服人民。

不过,根据韩国MBC电视台的评论,“朴槿惠为了尽快解决”安慰女性问题“,最终导致外交灾难。”

2017年5月10日,在温家宝左翼执政后,白宫的老板在年初被特朗普取代,美国的“亚太战略”被所谓的“亚太战略”所取代。印度太平洋战略。“作为“亚太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日本和韩国在内的“盟国的加强与合作”似乎已成为“历史”。在此背景下,温家宝前往青瓦台,然后下令调查“慰安妇协商”。韩国外交部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负责审查“慰安妇问题”协议。 12月27日,项目组3公布调查结果,指出该协议没有充分听取受害者的意见,并隐瞒了一些公众的“保密内容”。在整个谈判过程中,韩国处于被动反应的位置。因此,温家宝在回应“舆论”时废除了这一协议。这一举动当然引起了日本的强烈不满,也成为日本因“不遵守协议”而对韩国进行报复的原因之一。

那么,日本是否会继续加剧贸易冲突?我不这么认为。值得注意的是,在8月8日上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日本经济产业大臣Shongong Hongcheng宣布将批准向韩国出口半导体材料光刻胶,同时强调加强三种半导体材料出口到韩国。控制措施,“不是禁运措施”。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他们已经提出了双方谈判的调解计划,而没有采取新的措施。毕竟,安倍的目的只是为了“打击”韩国,而不是“杀死”韩国。作者认为,日本将“在你看到它时得到它”。

(作者是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