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塑实控人0元赠公司背后:质押爆仓股份陷拍卖罗生门

  • 日期:08-28
  • 点击:(902)


?

sz000509.gif

热点

自选股票

数据中心

市场中心

资金流动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华苏实控人0元背后公司承诺爆破股票被困拍卖罗生门

如果大股东承诺持仓并且股份已转让给债权人进行担保,则华苏控股实际控制人仍决定免费向上市公司提供子公司,子公司的净资产更多比上市公司。

如果大股东承诺持仓并且股份已转让给债权人进行担保,则华苏控股实际控制人仍决定免费向上市公司提供子公司,子公司的净资产更多比上市公司。

8月16日,上市公司华苏控股有限公司(股票简称:华苏控股,)披露,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愿意向华苏控股赠送给北京博威伊的免费礼品。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威伊龙”)100%股权。

Boweiyilong主要从事舞台艺术视觉展示,视觉工程设计和制作,以及电视栏目实施。 2018年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087万元和522万元。期末总资产和净资产为2171万元。根据华苏控股当天公布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同期华为控股的总资产和负债总额分别为1.97亿元和1.9亿元,净值为1932万元。资产低于博威伊龙约700万。元。

这不是华苏控股的真实控制人第一次给公司一份礼物。去年5月,华硕控股的另一位实际控制人李雪峰给予了公司51%的股权,无偿给了英华医院。李雪峰和张子若是一对夫妻关系。

在华苏控股先后获得实际控制人资产这一事实的背后,是公司过去17年的扣除亏损,重组终止,大股东承诺的承诺,以及由此引发的“动荡”局面。拍卖会的“罗生门”。

截至8月16日收盘,华苏控股的股价下跌0.41%至2.45元/股,总市值仅为20.22亿元,与公司今年4月最高价4.25元相比下跌42.4%。

公司的净资产和收益优于上市公司

此外,礼品信息还披露了该公司2019年的半年度报告。

2019年上半年,华智控股的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509万元和-837万元,同比分别下降97.01%和98.0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565万。元,去年同期为-109万元;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为1.97亿元和209万元,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去年同期的1046万元。减少80.04%。

关于业绩急剧下滑,华苏控股表示,主要原因是该公司去年同期的贸易业务能够获得一定的利润。报告期内暂停交易业务导致利润减少,公司去年同期出售原子公司麦田园92.85%的股份。投资收益,报告期内无相应的投资收益。目前,公司迫切需要探索业务转型,努力提高公司的竞争力,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半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华苏控股的主营业务为控股公司英华医院开展的一般医疗服务。 2019年上半年,英华医院分别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056万元和1,080万元。其中,医疗美容业务收入明显增加,期末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为4352万元和3895万元。

事实上,华苏控股是一家从事商品交易业务的公司,一年前从2017年初开始营业,并于2018年7月完全终止。商品交易业务终止前两个月,李雪峰,实际控制人华苏控股公司无偿给予该公司英华医院51%的股权。

一年多后,在2019年8月16日,华苏控股收到另一位实际控制人张子若的礼物。

件和义务的约束,不构成《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规定的重大资产重组,无需提交公司股东大会批准。

Bowei Yilong主要负责舞台艺术视觉展示,视觉工程设计和制作以及电视栏目实施。它具有一流的性能和施工资质。它具有项目运营管理,创意设计制作,动画视频设计制作,舞蹈形象设计和制作。专业团队2018年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087万元和522万元,期末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为2171万元和1932万元。

连续17年扣除亏损后,控股股东及主营业务自上市以来频繁变动。

自上市以来,华苏的控股股东和主营业务频繁发生变化。

根据数据,1993年5月7日,公司的A股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在上市之初,该公司的业务包括服装,房地产,外贸和氢氧源焊接和切割机。 2004年4月,公司名称为“四川”。天格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改为“铜仁华苏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缩写由“天歌科技”改为“铜仁华苏”; 2009年6月,公司名称为“铜仁华苏股份有限公司” “改为”华苏控股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改为”华苏控股“,该公司的主要业务包括塑料型材,铝合金型材和门窗的生产和销售。

2013年11月27日,西藏麦田风险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麦田”)与该公司签订合同《资产赠与协议》。根据礼品协议,公司获得了2亿元现金资产和100%的麦田花园股权。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扩展到景观设计和施工。 2018年后,公司将92.85%的麦田花园卖给了李先国。

随着公司名称和主营业务的变化,公司的控股股东发生了很多变化。从上市之初,四川南充羽绒制品厂于1998年7月改为湖北正昌集团公司,后改为2002年11月。山东同仁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同仁”)。五年后,山东同仁股份被法院公开拍卖。济南信银投资有限公司成功竞标后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2014年1月,公司完成了股权交易改革。西藏麦田持有该公司1.99亿股,占24.13%,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并一直持续到今天。

在“动荡”下,华苏控股已连续17年扣除亏损。

2016年至2018年,华苏控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884万元,22.41亿元和12.0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7177万元,1251万元和-5372万元;其后,亏损分别为1.93亿元,210.77百万元和7777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9.40百万元,-47,820万元和9197万元。

回过头来,华苏控股已连续17年扣除亏损。最近的利润可以追溯到2001年。公司的证券缩写仍然是“天歌科技”,扣除后的净利润为2561万元。 2002年至2015年,公司分别亏损1.16亿元,2025万元,4222万元,1.58亿元,2900万元,9808万元,1.46亿元,9825万元,5447万元和9333万元。1.13亿元,1.11亿元,8790万元和1.6亿元。

根据这一计算,华苏控股在过去17年中总亏损13.26亿元。

该公司连续第17年没有扣除亏损。公司如何在“保护壳”的关键年份“打击敌人”?以2017年为例(扣除非营利性),华茂控股非经常性损益项下的“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和“债务重组损益”分别为1953万元和24分别为2013年(公司的“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高达1.17亿元。

款和交易税的承诺达成协议,去年9月26日全部终止。

大股东承诺爆破股票拍卖“罗生门”

截至2019年6月30日,华苏控股共有57,426名股东,其中西藏麦田,定远德润投资有限公司和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股24.13%,4.83%和2.00%。李雪峰和张子若间接通过西藏麦田持有1.9亿股华苏控股股份,占华苏控股实际控制人华苏控股总股本的24.13%。

根据数据,2017年3月,由李雪峰控股的浙江浦江域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浦江域姚”)完成了一项价值约11亿元的交易,收购西藏100%的股权。麦田。然而,以高价获得对华苏控股的控制权的李雪峰现在陷入股票拍卖的“罗生门”。

2017年9月和10月,李雪峰先后承诺将西藏麦田持有的1.98亿股华苏控股(西藏麦田控股公司持股比例为99.50%)转让给湖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资产管理”)后来,由于华苏控股股价下跌,西藏麦田未能及时全额追加质押股票或存款,导致重大违约。根据合同,湖北资产管理公司宣布债务已提前到期,并于2018年7月4日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司法冻结西藏麦田所持的所有华苏控股股份。

随后,西藏麦田,浦江域瑶,湖北资产管理公司签署《关于债权债务处理之框架协议》,浦江域瑶于2018年7月24日以湖北资产管理的赠款担保形式转让西藏麦田100%的土地。以新洪武大桥的名义。

2018年8月,西藏麦田,浦江域姚和新红屋大桥共同签署《补充协议》,确认李雪峰和张子若仍能保持对西藏麦田的控制,成为华苏控股的实际控制人。

不过,对于李雪峰和张子若来说,事件发生了“意外”。

2018年12月3日,华苏控股收到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8)川01执行第1611号](以下简称“[0x9A8B”)),四川省成都市中级城市人民法院于2018年10月12日和10月25日,将湖北Ziguan,西藏麦田党和李雪峰及其律师告知法院。双方同意持有西藏麦田1.98执行人持有的APC控股A股。数十亿股票经过谈判,双方同意以每股3.1元的价格评估和拍卖6.14亿元人民币。

当天下午,李雪峰发表声明说,湖北资产管理公司副总经理吴波通过非法手段获得了西藏麦田公司的公章,成为西藏麦田的法定代表人。他无权代表西藏麦田进行讨价还价。至于他的违法行为,我已经向西藏自治区独龙区德龙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命令吴波和湖北新红吴桥公司立即归还私人认可的西藏小麦的公章。现场公司,并将西藏麦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改为李雪峰。

田世超表示,截至今年8月17日,西藏麦田的法定代表人仍为吴波。它于2018年7月24日由李雪峰改为康顺,于2018年9月30日由康顺改为吴波。

2018年12月3日,李雪峰在声明中表示,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突然进行了讨价还价拍卖执法裁决。律师已被委托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异议申请,要求撤销议价。拍卖《裁定书》向湖北省武汉市长江公证处提出要求,审查并撤销该裁定所依据的一系列公证信用工具。

然而,今年3月30日,华苏控股公布了成都中级人民法院驳回李雪峰申请的公告。主要原因是案件的申请执行人是湖北资产管理公司,被诉人是西藏麦田公司。李雪峰并非如此。遗嘱执行人无权提交不执行公证信用证的申请。

当时,华苏控股存在风险,如果该公司在西藏麦田持有的1.98亿股股份被拍卖,可能会导致控股股东的变动和公司的实际控制权。李雪峰已经决定在本案中提出复议申请,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权的变更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新京报”记者肖伟,夏霞,编辑任一清,校对郭力

记者的电子邮件地址:

主编:陈有然SF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