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要革新医美行业的新氧,正在成为莆田系的温床

  • 日期:08-28
  • 点击:(1068)


  

  创业电影《燃点》中新氧CEO金星

  可能《燃点》这部电影真的有毒,电影中所记录的创业企业一个接一个的出事,像红极一时的Papi酱短视频,曾经如日中天的共享单车巨头ofo,还有罗永浩的锤子科技。

  最近轮到了“互联网医美第一股”新氧。

龙服务的网络黑产。

  报道披露后,新氧股价连续两日累计跌幅达11.4%,市值蒸发近2亿美元。

  01

  近年来,医美整形事故层出不穷,让消费者对医美机构的信任大受打击。

  据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联合发布的《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显示,目前中国合规的医美行业执业者大约有名左右,但非法执业者数量超过名,几乎是合规医师的9倍。这让私人诊所虚假宣传、无照经营、医疗事故频繁等成为行业常态,也导致了医疗美容行业总体的服务质量令人诟病。

  这时候就需要专业平台介入,为消费者提供准确、可信任的参考。新氧,就是以这样一种角色加入了医美经济大潮。

  就新氧目前的服务形式来看,新氧科技与大众点评有点类似,主要是通过PGC(专业生产内容)和UGC(用户生产内容)的方式,在公司的社交媒体等平台沉淀大量原创内容。

  吸引用户通过这些内容找到符合心意的医美产品和服务,从而形成购买决策;当其完成消费后,在平台上分享医美体验并对产品和服务的质量给出评价,供其他用户参考。

  相比于机构自卖自夸的宣传模式,新氧的UGC案例更容易让用户产生共情,触达消费需求。

  于是,为了营造生意兴隆、整容技术高超的假象,医美机构不惜购入海量生活照,再在电脑上制成对比图,展现出整容带来的惊人效果,吸引客户买单。

  去年,《新京报》曾报道称,入驻新氧的医美机构存在收购学生照片P成买家秀的行为。一位自称是入驻新氧的某医美机构医师李莉表示,愿以每套5元的价格大量收购女性生活照,照片将做成“案例”放到新氧APP上。

  

  这次更是已经流程化,案例按照项目、是否独家、是否包含术后恢复期,售价各有不同。甚至还有针对新氧的“EVA系统”反黑产作弊系统。

  “EVA系统”,针对一些可疑内容会对用户进行风险提示,显示“该案例缺乏术中术后恢复过程,请谨慎参考”等内容,作为反作弊重要参考标准的“术中恢复过程”造假者则会通过模特模拟“术中恢复过程”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因为严谨,所以专业。是新氧APP的宣传词,此次新京报披露的内幕,直指新氧的核心竞争力。

  

  不知道这次曝光是老问题没解决,还是处理之后又出现的新问题呢?如果是前者说明新氧平台监管机制和平台规则有漏洞,如果是后者,说明新氧根本不在意,一心只为了赚些昧着良心的钱。

  新氧方面则坚称,自己一直在与“黑产”做斗争,仅在2018年,新氧就在平台上封禁作弊违禁账号71万,删除作弊违禁主贴15万,删除作弊违禁评论232万,并称“伪造美丽日记更是整个医美互联网行业的公敌”。

  但是,大量的整形医院,早已把在医美垂直电商平台上制作假日记当做必要的运营手段,大面积长期运营。清理日记后,大量医院丧失吸引力,无法转化交易,如何解决?

  这是新氧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02

  除此之外,新氧还有个更让人感兴趣的东西就是他们的收入模式。

  根据招股书显示,新氧的主要收入来源于信息服务费(广告费)和预定服务费。在2017年之前,新氧的收入还是以预定服务为主,即用户从新氧下的单,平台每单可收到10%左右的返佣。

  截止2018年,新氧的广告收入为4.15亿,占比62.3%。2019年第一季度,广告收入增长超过预定服务费,达到1.43亿元。

  据燃财经,商家入驻新氧平台需要交入驻费,医疗机构支付的广告费越高,就会相应获得更多流量,医美是一个暴利的行业,大多数医美机构都特别舍得砸钱推广,只要平台能给它们带来流量。

  新氧的商业逻辑让人不禁联想到百度,百度通过竞价排名,将莆田系医院列于搜索前列,以赚取莆田系医院的广告费用。自魏则西事件之后,随后百度进行整改。

  百度上的莆田系还未厘清,新氧似又跟上步伐。毕竟整容医院是莆田系的一大支柱,而莆田系差的不是钱,正是百度、新氧这样庞大流量体。

  《星球商业评论》就曾披露,新氧“安心购”中存在疑似推荐问题医美机构的嫌疑,搜索玻尿酸时,一家叫做悦美汇的医美诊所排名全北京市玻尿酸销量第一。

  但这家诊所曾经失误将药剂注入客户的左眼血管,导致其视神经缺血性受损而被告上了法院。此外,该公司还曾因“发布虚假广告”等原因受到工商部门多次处罚。

  这当然不是孤例。搜索“成都 垫鼻”和“成都 玻尿酸”时,莆田系医院美莱医疗下属的四川华美紫馨医学美容医院赫然在列。

  在百度的广告收入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于莆田系医院,而其中医美广告又占了相当分量。新氧的主要收入来源其实就是这部分客户,这部分收入天然就是灰色的。在天眼查的风险提示中,新氧科技就曾因生命权、健康权纠纷被起诉。

  金星曾公开表示,以百度为首的竞价排名是典型的逼良为娼,新氧收取的信息技术服务费仅仅相当于在百度推广费用的15或者110。

  然而现在,致力于颠覆医美行业潜规则、消灭行业中介的新氧,可能正在成为医美行业的百度。

  

  创业电影《燃点》中新氧CEO金星

  可能《燃点》这部电影真的有毒,电影中所记录的创业企业一个接一个的出事,像红极一时的Papi酱短视频,曾经如日中天的共享单车巨头ofo,还有罗永浩的锤子科技。

  最近轮到了“互联网医美第一股”新氧。

龙服务的网络黑产。

  报道披露后,新氧股价连续两日累计跌幅达11.4%,市值蒸发近2亿美元。

  01

  近年来,医美整形事故层出不穷,让消费者对医美机构的信任大受打击。

  据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联合发布的《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显示,目前中国合规的医美行业执业者大约有名左右,但非法执业者数量超过名,几乎是合规医师的9倍。这让私人诊所虚假宣传、无照经营、医疗事故频繁等成为行业常态,也导致了医疗美容行业总体的服务质量令人诟病。

  这时候就需要专业平台介入,为消费者提供准确、可信任的参考。新氧,就是以这样一种角色加入了医美经济大潮。

  就新氧目前的服务形式来看,新氧科技与大众点评有点类似,主要是通过PGC(专业生产内容)和UGC(用户生产内容)的方式,在公司的社交媒体等平台沉淀大量原创内容。

  吸引用户通过这些内容找到符合心意的医美产品和服务,从而形成购买决策;当其完成消费后,在平台上分享医美体验并对产品和服务的质量给出评价,供其他用户参考。

  相比于机构自卖自夸的宣传模式,新氧的UGC案例更容易让用户产生共情,触达消费需求。

  于是,为了营造生意兴隆、整容技术高超的假象,医美机构不惜购入海量生活照,再在电脑上制成对比图,展现出整容带来的惊人效果,吸引客户买单。

  去年,《新京报》曾报道称,入驻新氧的医美机构存在收购学生照片P成买家秀的行为。一位自称是入驻新氧的某医美机构医师李莉表示,愿以每套5元的价格大量收购女性生活照,照片将做成“案例”放到新氧APP上。

  

  这次更是已经流程化,案例按照项目、是否独家、是否包含术后恢复期,售价各有不同。甚至还有针对新氧的“EVA系统”反黑产作弊系统。

  “EVA系统”,针对一些可疑内容会对用户进行风险提示,显示“该案例缺乏术中术后恢复过程,请谨慎参考”等内容,作为反作弊重要参考标准的“术中恢复过程”造假者则会通过模特模拟“术中恢复过程”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因为严谨,所以专业。是新氧APP的宣传词,此次新京报披露的内幕,直指新氧的核心竞争力。

  

  不知道这次曝光是老问题没解决,还是处理之后又出现的新问题呢?如果是前者说明新氧平台监管机制和平台规则有漏洞,如果是后者,说明新氧根本不在意,一心只为了赚些昧着良心的钱。

  新氧方面则坚称,自己一直在与“黑产”做斗争,仅在2018年,新氧就在平台上封禁作弊违禁账号71万,删除作弊违禁主贴15万,删除作弊违禁评论232万,并称“伪造美丽日记更是整个医美互联网行业的公敌”。

  但是,大量的整形医院,早已把在医美垂直电商平台上制作假日记当做必要的运营手段,大面积长期运营。清理日记后,大量医院丧失吸引力,无法转化交易,如何解决?

  这是新氧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02

  除此之外,新氧还有个更让人感兴趣的东西就是他们的收入模式。

  根据招股书显示,新氧的主要收入来源于信息服务费(广告费)和预定服务费。在2017年之前,新氧的收入还是以预定服务为主,即用户从新氧下的单,平台每单可收到10%左右的返佣。

  截止2018年,新氧的广告收入为4.15亿,占比62.3%。2019年第一季度,广告收入增长超过预定服务费,达到1.43亿元。

  据燃财经,商家入驻新氧平台需要交入驻费,医疗机构支付的广告费越高,就会相应获得更多流量,医美是一个暴利的行业,大多数医美机构都特别舍得砸钱推广,只要平台能给它们带来流量。

  新氧的商业逻辑让人不禁联想到百度,百度通过竞价排名,将莆田系医院列于搜索前列,以赚取莆田系医院的广告费用。自魏则西事件之后,随后百度进行整改。

  百度上的莆田系还未厘清,新氧似又跟上步伐。毕竟整容医院是莆田系的一大支柱,而莆田系差的不是钱,正是百度、新氧这样庞大流量体。

  《星球商业评论》就曾披露,新氧“安心购”中存在疑似推荐问题医美机构的嫌疑,搜索玻尿酸时,一家叫做悦美汇的医美诊所排名全北京市玻尿酸销量第一。

  但这家诊所曾经失误将药剂注入客户的左眼血管,导致其视神经缺血性受损而被告上了法院。此外,该公司还曾因“发布虚假广告”等原因受到工商部门多次处罚。

  这当然不是孤例。搜索“成都 垫鼻”和“成都 玻尿酸”时,莆田系医院美莱医疗下属的四川华美紫馨医学美容医院赫然在列。

  在百度的广告收入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于莆田系医院,而其中医美广告又占了相当分量。新氧的主要收入来源其实就是这部分客户,这部分收入天然就是灰色的。在天眼查的风险提示中,新氧科技就曾因生命权、健康权纠纷被起诉。

  金星曾公开表示,以百度为首的竞价排名是典型的逼良为娼,新氧收取的信息技术服务费仅仅相当于在百度推广费用的15或者110。

  然而现在,致力于颠覆医美行业潜规则、消灭行业中介的新氧,可能正在成为医美行业的百度。

达到当天最大量